“中珠学子——保研北大硕博的周梓洵:专访”

    人物简介——周梓洵

  • 国际金融学院2015级本科生,获得国家奖学金和校级一等奖学金,现已保研至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硕博连读。
  • 其论文多次入选所属领域和学科最高水平会议,并以本科生的身份先后获得硕博级别、青年学者级别和学者级别论坛最佳论文奖。
  • 曾获校运会400米、4×400米接力第一名。
  • 中国公共管理案例大赛全国三等奖。
  • 2018年广东省大学生年度人物
  • 中山大学年度人物

四年来,是中山大学的人才培养目标,“学在中大,追求卓越”的优良校风和学院“强院育人”战略不断激励我博学笃行,全面发展;更鼓励我深耕所爱,臻于至善。——周梓洵

导言:
       中山大学2019年春季工作会议刚刚落下帷幕,而作为唯一的学生代表——周梓洵同学分享了他在中大的点滴成长过程。学霸不是个遥远的名词,尤其是像周梓洵同学这样的学霸,甚而是亲近的,因为他可能就匿身为身边不起眼的“扫地僧”——在晨光洒满窗台的自习室里、在响起闭馆音乐的图书馆里、在勤为径的阶梯上、在隐湖边湖畔的长椅上……中珠缀满了他的足迹,而品学兼优的他也为这个校区增添了一抹亮丽的色彩。

唯“学术”与“体育”不可辜负

学术篇: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周梓洵曾用这句话来阐释他与学术之间的关系,因为足够热爱、因为爱得深沉,所以漫漫求学路上的一切艰辛都无足挂齿,只需砥砺前行。
       三年前,还是大一新生的他在开学典礼台下就默默询问自己:该如何有意义地度过本科的四年?这一声叩问毋宁说是一把开启学术大门的钥匙,因为他转而问向自己,什么才是自己心之所向?——他的行动给出了答案。专业分流前的踌躇,再到毅然决然选择转到国际金融学院,乃至后来投身于自己所热爱的学术,这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登山有道,徐行则不踬。在众人看来是种种光环加身的周梓洵,没有神秘的面纱,因为他绩点第一、保研北大的路途一切都有迹可循。他的光辉是刻在每一个脚印里,故而一切的成功都有些水到渠成的味道……大一的时候,他完成了从完全不懂的“科研菜鸟”到满怀兴趣的“科研新手”的蜕变历程;从大二起,他便加入了学院张学志老师的研究团队,从整理原始数据,学习计量软件,阅读相关文献,实现了他迈向科研的第一步;进入大三,前期的积累让他能在学术海洋中如鱼得水,学院的五种品牌学术活动则使他受益匪浅,更进一步。当然,身为学霸的他并不满足于此,游走于各种学术论文竞赛并包揽众多奖项亦不在话下:五篇学术论文,获得两个国家级大创立项。英文论文corporate violation and philanthropic donation同时入选象征各自领域权威水平的中国经济学年会、金融学年会和管理学年会。而面对这一切荣誉,他显得虚怀若谷,也不卑不亢:“我希望,我能在国际期刊上讲好中国故事,在顶级期刊讲述中大故事。”

体育篇:

       正如他一直所强调的那句话,“深耕所爱,臻于至善”。他的热爱成就了他的学术,也成就了他健康的体魄。他挥洒的汗水,没有辜负他跑过的勤为径的每一个阶梯:校运会400米第一名,4*400接力米第一名,康乐杯校道接力第一名,以及多项体育赛事前三名,并多次打破学院院运会记录。这些卓然的成绩有着许许多多的动力,不仅是个人对荣誉的追求,还有“铁肩担道义”的责任感与荣誉感——“我更渴望和团体一起站在最高领奖台上”。故而他还创建了田径院队并担任队长。
       2018年,周梓洵等人从暑假就开始准备校运会。每个项目上,他们都针对参赛同学特点和往年项目情况制定了具体到个人的训练计划。在整体备战时,又突出重点,侧重分值比较大的团体接力项目。四个月的准备,80多次训练。最终,2018年校运会,国金院队历史上首次获得团体总分冠军。而三年来,国金更是在校运会上实现了从第三到第二再到冠军的突破,并连续两年蝉联康乐杯总分一等奖。这一切,都体现他作为一个国金人出色的运动能力。

 

涉猎诸多的“全能型”学霸
——你还未曾了解到的周梓洵同学

       在中大人才济济的中大校园里,“学霸”这个标签还不足以让周梓洵同学现出庐山真面目,学霸在“学习”上或许千篇一律,但在别处总有他们最独特的足迹。而周梓洵的形象在与笔者的缓缓交谈中便变得愈发丰满与具体。
       谈及学习之余喜爱的书目,他丝毫不掩饰他对历史类书籍的喜爱,《金瓯缺》《天国之秋》《阿尔比恩的种子》都如数家珍般向笔者一一道来。“读史使人明智”,培根的话在周同学身上可不虚,它成了周梓洵在纷繁复杂的金融公式之外的一则调味剂。当然,始于爱好,却并不止于爱好。他还就“封建王朝后期皇权合法性的消弭”为主题,尝试借助大数据,用从个案到普遍的方法来探究被历史教科书定义为“暴君”的合理性。此外,他还涉猎语言学,做过“地方的方言多样性的影响”的研究,对语言的变迁也有着自己的一己之见。
       他是个喜静之人,课余喜欢欣赏莫奈的画、日本的俳句、德彪西的交响乐……看似纷繁驳杂的爱好里,却始终有一个“静谧”的内核。“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这样的性格或许也是他能够在学术道路上一路前行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我与“中珠”的二三事

       中山大学珠海校区坐落在南海之滨,西拥凤凰山、东临南海,空气清新、景色秀丽,是中山大学培养高素质人才的试验区、学科建设的拓展区和科研成果转化的辐射区。而在这片宜“修身治学”的净土,亦培养出了诸多如周梓洵等优秀的学子。
       在珠海校区浸润已逾两年的周梓洵,对珠海校区最难以忘怀的地方莫过于勤为径了——这横亘在行政楼与图书馆之间的“书脊”,曾给予他关于学术方法的启迪——“去珠海校区的图书馆有几条路,其中有条路最快,但也最难走,走过的人往往是历经艰难,气喘吁吁——这条路便是翻过“书山”的“勤为径”。每每走过这条路从教学楼来到图书馆,除了一次次默念书山有路勤为径这句话,这条路还告诉了我更多:想要更快地到达,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唯有不断努力走在这路上,才会看到最灿烂的星光。”
       他仍旧记得在他入学的第二个年头,转来珠海校区时的忐忑、期待与疑惑。但这一切复杂的心绪没有阻止他愈发坚定的步伐。在过去的两年里,他常常和初升的阳光一同走入岁月湖,也总是走在昏黄灯光点缀的九点半的夜路上。没有了大一的社团生活,他大二的时间表更加简单,往往一日中的大半时间在亚洲最长教学楼中度过,它像是周梓洵最坚实的城堡,帮他抵御一切困难,让他一次次升起对生活的向往。